Celibatarian & Cosmopolitism & Aquarius

一直没有任何人出现

沧海桑田
在被雨淋到窒息之前
前面出现渺茫模糊的灯红酒绿
在烟雨退散后变得壮阔起来
实在无法去接近另一个世界
他只是一个孤独的旁观者罢了
伫立在浩瀚无垠下的残景
负荷着虚伪的犹如潘洛斯阶梯的墨菲定律
他一点也不感到悲伤
只有眩晕的糜烂与相随的重影
单调的快乐


评论

© Lemax | Powered by LOFTER